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十六字令

晴 才见太阳声瑽瑢 金梭后 月光复玎玲

 
 
 

日志

 
 
关于我

第一境: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西楼,望尽天涯路。第二境: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第三境:众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网易考拉推荐

2010年07月19日  

2010-07-19 13:00:24|  分类: 散文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夜半绒花暖

 

夜半三更遗事听,凌晨花语惊新梦,捉笔代刀语淋漓,夜已阑珊天将明!常听说“五十肩”,今天才体会到个中滋味,因此,翻来覆去睡眠极差,似睡非睡之间,又被早年间归去了的绒花树的针球儿撩开了眼皮,再没合上,朦胧之中,这颗心和一团团毛茸茸的花刺相撞,被撩拨得如痴如醉、亦真亦幻、徜徉在乡愁乡恋里了。 于是童年的往事像那南墙根的青苔尽释着隐隐的淡定、悠然的情怀;又像那蜗牛慢慢的在我记忆的斑驳之墙上爬行,它们是斑驳之墙的巡逻兵,保卫着我心灵的安宁与恬静。如果连看护过我的“地方军”和花后树母都忘却了,还有什么能记得清?

绒花树是生长在华北平原上的一种观赏树种,盛夏里、七月流火时它遮天蔽日,是一把粉绿相间的巨大花伞,花儿像一颗颗小太阳光芒四射,夜晚,它们像漫天繁星,婆娑摇曳,明明灭灭,向人们倾诉爱意,向空间喷云吐雾,真有点夜来香的味道--------

绒花,烂漫了我的童年。

那是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华北明珠旁边的一个县政府大院的青砖瓦房办公室的阴面南墙根下,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忍辱负重的小小蜗牛,是绝对的与世无争的生活方式,仿佛人间发生的一切与己无关似地!青砖房顶上是那茂盛的绒花树,也不争俏,自生自灭,落地悄悄变成香香的花泥!那是我和弟和伙伴时常玩耍的去处,从县政府家属大院跑进县政府大院无人阻拦,根红苗正啊!

因大人们忙于文化大革命反封资修,没日没夜的开会批斗检举揭发,闹哄哄的,一会抬着个死人游行示威;一会儿派性之间拳脚相加!最不安全的地方成了最安全的地方,县政府大院倒是清静勿扰忘却阶级斗争紧张面孔的好地方。那时感觉那里的一切景致是那么神秘,赋予我的是无忧无虑,那如梦如幻的院落是那么宽广庞大,现在想来 也就几亩地大小------。

受命运安排,因爱好驱使,二十岁时离开了父母兄弟姐妹亲朋好友和工作三年的邮局,来到了这个与北国冰城哈尔滨同龄的新兴城市河北省会石家庄,两者不同的是一个是由渔村发迹,一个是从石门村发展而来。我把青春献给了这个地方,且在这个没有文化底蕴的庄一坐就是三十年,并矢志不移的从事着文艺工作至今-------

绒花,又壮行了我的青春

说来也巧,歌舞大院那苏联老大哥当年援建的几栋青砖马蹄楼下竟然顺延排列着许多绒花树!它们曾经铺天盖地的为燕赵大地的歌舞人、演艺精英们遮阳几十年,与文化与艺术共同渲染映衬几十年!可惜,好景不长,公元1994年,在改建时!竟然愚昧野蛮无情把它们砍伐了!!

破了那些,立了这些!可怜我们的泣不出声、欲哭无泪的绒花树啊!更有落井下石者把它们比作红颜祸水让它们身败名裂,死无安宁和葬身之地!说是那些死的青壮年都是它们妨死的!?荒谬、荒唐导致荒凉!哪块黄土没埋过人?黄泉路上无老少,人生自古谁无死?我愤愤不平!为绒花!

奋笔疾书葬花吟,追加哀思堆花冢。

惜香怜玉便是我这颗淌血的红心和这支汨汨涌墨的pen,凭着对青帝、对树精、对红颜祸水的一腔缱绻、眷恋!

我期待妙笔真的生花!真的,真的,生出绒花。

 

2010年5月1日冷晨四点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